当前位置:主页 > 科学建设 >
社交媒体上的新新一代「伪装到死」人为本的设
发布日期:2018-08-08

  在世界范围内,00 后应该是第一代「土生土长」在智能手机和互联网环境中的数字原住民,但对于「00 前」的一代人,在他们还未被互联网包裹的成长环境中,整个社会环境对网络的态度是更「中立」甚至「负面」的。今年 23 岁的文章作者回忆起他小时候对互联网的印象:垃圾邮件、网络诈骗、病毒、网页上各种链接、聊天室,在学校里还定期有专家开讲座,叮嘱学生要避免色情信息、聊天室的危险、网瘾的坏处……总之对网络的态度就是「如无必要,尽量避免」,但不到十年,整个社会对网络的态度就调了个头,从「尽量避免」调转为「如何玩转」,人们开始以「玩得转互联网」为荣,并将它视作像水一样必要的存在,而非过去的洪水猛兽。在这种现象的背后,在作者看来,是一种带有讽刺性的虚假,它折射出的是,他们这一代人自我形象的建立将基于自己描绘出的形象而非真实的自我,他称之为 Instagram 一代。

  另一位计算机科学奠基人图灵,则试图用数学逻辑语言去设计计算机,他的理论往前追溯可到莱布尼茨提出的「通用表意文字」,莱布尼茨希望创建一种可以在通用逻辑运算或者说推理演算框架之下加以使用的语言,受限于时代,莱布尼茨没有发明出计算机,但 1879 年的德国哲学家戈特洛布·弗雷格受到了布尔把亚里士多德逻辑学数理化的启发,研究出了一套更完善的逻辑系统,其中包括许多沿用至今的计算机科学基本概念,如递归函数和范围变量。

  其中当时还是信息论创始人的克劳德·香农在撰写论文时,主要参考的是乔治·布尔的《思维规律的研究》,而布尔本人自诩为哲学家而非数学家,他自称跟随着的是亚里士多德的脚步,而其建立的奠定数理逻辑基础的「布尔代数」,则沿袭了亚里士多德提出的逻辑论。就如同笛卡尔用代数解放了欧几里德的几何学,使其得以超越空间直觉,用符号和公式替换几何演示,进而推动了微积分的发展。布尔则是通过对亚里士多德逻辑学的「符号化」,把逻辑从人类直觉中解放出来,打磨为绝对客观的数理逻辑,进而形成了现代计算机 CPU 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算术逻辑单元。

  就像麦克卢汉的「媒介即信息」中的信息(message)曾被错印为按摩(massage),他本人觉得这个比喻同样巧妙,如今的媒介和它搭载的内容都在渗透进社会,渗透到每个人的生活里,它「按摩」着社会和你我,那我们是否还要追求真实,还是说真实的信号就足够「真实」了,或者,在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有着无尽可能的当下,我们是否要重新定义什么是真实,以及该如何面对自我和现实?比起拒绝社交媒体,先学会自我审视或许更加重要。

  李佳:睡前故事它是因为有这种需求而应运而生的有声的文字类的、语言类的孩子收听的节目。孩子可以展开自己的想象,领略各种各样他在自己生活当中还暂时接触不到的经验,我觉得这是一种认知,还是一种审美的培养,另外也是广泛的用耳朵阅读的一个很好的途径。可能看未必能看的那么多,而且聆听有一个很好的优势,它可以拔高。3岁的孩子他可以听59岁的文学作品,他能听得懂,但是你让他去看可能就很难很难了。当然我说9岁又会有各种不同类别的作品,我们会选择便于他理解的。我们有很多孩子听孙敬修爷爷的《西游记》,还听单田芳爷爷的评书,在一次演讲比赛的故事当中一点磕巴都不打,而且声情并茂,精气神十足的展示。孩子的脑袋非常纯净的,你写进什么他就很好的记录什么,比我们大人再去学习要容易的太多,所以这个时候要拿更加优质的东西去浸润他。这方面我认为收听还是一种很或的方式。

  陶行知也主张阅读小说,他反对只学教科书,认为语文的教科书没有什么用处,不如读小说:中国的教科书,不但用不好的文字做中心,并且用零碎的文字做中心,每课教几个字,传授一点零碎的知识。学生读了一课,便以为完了,再也没有进一步追求之引导。我们读《水浒》《红楼梦》《鲁滨孙漂流记》一类小说的时候,读了第一节便想读第二节,甚至从早晨读到夜晚,从夜晚读到天亮,要把它一口气读完了才觉得痛快。中国的教科书是以零碎文字做中心,没有这种力量。

  在现代社会中,描绘自我是不可避免的一种行为,这是一种基于人性的社会性活动,人们难免在日常生活中用各种方式来进行自我呈现,比如在假期前往第三世界国家做志愿者,借此写出更漂亮的大学申请书。但在作者看来,Instagram 和同类社交媒体的出现让这种「伪装」更甚,甚至到了不自然的地步。它让我们不可抑制地,想要去描绘出比实际更好、更丰满的「自己」。它的流行不是引领了社会潮流,而是顺应和放大了人社会性中「伪装」的一面,它把「伪装到你可以真正做到」变成了「伪装到死」,它成为了这个喜欢「乔装打扮」的社会里,统治级的媒介,用逃避甚至伪造现实的方式,吞噬着真实性,真实性藏在不断变化和更新的照片与 # 话题里变得转瞬易逝,人人都知道沉迷或乔装粉饰。

  ZL翻译的《红帽儿》也同样使用文言,如开篇介绍女主角时就说,“红帽儿者,某姓女儿也,天姿秀丽,本性温柔,益以所居村庄,青溪缭绕,佳木葱茏,且冠桃绯小帽,倍觉逾乎寻常,遂以红帽儿闻于乡里”;中间描写小红帽在路上流连忘返,“徘徊曲径之间,闻乎禽鸟之鸣声,不觉韶光之逐逐。采祖母喜食之洋梅,纳诸筐中。摘灿烂五色之花,结为花球”。这篇译文原载于学海社主办的刊物上,编辑出版这份社刊主要是为了方便社友之间交流信息和切磋技艺。而在这份同仁刊物上登载的各类作品,包括论说、传记、序跋、书启、小说、科学、文苑、杂著等等,都是使用文言来撰述的,即便是翻译域外小说,想来也不能例外。好在读起来仍觉平易清浅,并不影响理解。

  真正意义上第一代数字原住民们,他们自我形象的建立到底是在社交媒体上的「乔装打扮」,还是摘下滤镜后真实的自己,抑或是二者早已密不可分?提出「以人为本」的交互设计大师 Don Norman 呼吁设计不要被科技带跑偏,人类才是重中之重,但另一种声音表示:这种理念已经过时了。回顾计算机科学史,最早可追溯到的,是人类思想和本质的构成中的逻辑……这里是 TechBoard 第十七期。 TechBoard 是一个全球视野下,甄选每周重要科技评论的栏目。我们将以摘要的形式引入值得阅读的科技评论文章,并鼓励读者去阅读原文。

  Norman 认为,社会要求人们去做繁琐、重复的工作同时,还要保持长时间的警觉和专注,当不可避免的错误发生时,「锅」还不得不让人来背,却不曾想过是不是对技术的过高的要求催生了这些绕不开的错误。以驾驶行为为例,驾驶事故发生后,多半的归责都是人的「分心」、「不注意」,但 Norman 认为从科学角度来看,人类神经系统对环境变化天生就是很敏感的,这应被视作是一种美德而非「原罪」。但现在的设计并不趋向于如何开发人的潜能,反而是利用其生物性,去设计出会让人「自我伤害」的产品,比如赌场和不断发送通知的应用程序。Norman 呼吁大家要意识到「技术主导人的状态」这种现状,并且提倡人反客为主,设计要回归到以人为本的核心,旨在解决问题而不是创造更多的问题。

  叶圣陶早年也主张读整本的书,主张用整本的教材做国文教材。他认为:单篇短章的教材将使学生眼花缭乱,心志不专,仿佛跑进热闹的都市,看见许多东西,可是一样也没有看清楚。并且读惯了单篇短章,老是局促在小范围之中,魄力也就不大,遇到了大篇,将会望而却步。如以整本的书为教材,虽然在短短数年读不了几部,但却可借此养成读“书”的习惯和能力。叶圣陶说的整本的书,主要也是小说。因为他说到:很有些人是因为“偷空看了《三国演义》”而获得了写作能力。

  李佳:小朋友们,还有大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们在这个平台见面了,非常的开心,平常我都是在电波的那一头等待着给小朋友们讲故事。今天我也想跟小朋友们说一声,要多看书,读好书,也希望你们成为小小的故事大王,给你的小伙伴们讲,给爸爸、妈妈讲。爸爸、妈妈平时很忙,希望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因为陪伴孩子是无比幸福的,而孩子的成长也是线性的,时光流去不复返,一定要珍惜现在的分分秒秒,和孩子亲子共处,珍惜所有的快乐。

  署名为“ZL”翻译《红帽儿》(载《学海杂志纪念册》,1913年),女主角仍然是“冠桃绯小帽”的“某姓女儿”,男主角则摇身一变由狼转成了狐。故事讲述红帽儿在去外婆家的路上,相继施恩于蜜蜂、小鸟和老妪,并向林中猎人转达老妪的问候致意。最后红帽儿发现了假扮成外婆的狐狸,“转身狂奔,惫于林下。狐方下床,适蜂刺鼻,蛰痛狂鸣。小鸟闻之,顿时乱噪。猎者奔至,射矢毙之”,在他们的帮助下终于脱离险境。美国学者罗伯特·达恩顿在《屠猫狂欢:法国文化史钩沉》(吕建忠译,商务印书馆,2014年)的第一章《农夫说故事:鹅妈妈的意义》中分析过“小红帽”故事的递嬗迁变,尤为强调“比较研究业已透露同一个故事的不同记录之间惊人的相似性,即使这些故事是流传在偏远的乡村,彼此距离遥远,而且远离书籍流通的地区”。从这个狐狸版的同型故事中,也可略窥一斑,虽然角色有了调整,但主要情节和原先的“小红帽”故事并无二致。

  Rolston 指出,Norman 提到的「技术应该跟着人走」的隐含前提是人的需求在某种意义上是绝对且纯粹的,不受外力影响的,设计师们应该识别出这种需求,然后设计贴合它甚至赋能于它的产品。但 Rolston 认为,人的需求不是凭空而生,而是多年经验塑造而来,它和技术的发展相辅相成甚至是相互催生。比如 PC 里的很多软件设计都参照了历史上延续至今的办公用品,像文件夹、笔记本、垃圾桶……跳出垂直的科技领域,比如摩托车和引擎,人们把启动摩托车时引擎发出的噪声视作一种「性能良好」的信号,而这绝对不是设计者设计摩托时的本意,反而噪声源于技术的限制,但人们久而久之的把这种反馈化为经验后,它就变成了一种「信号」甚至是「需求」。

  孙毓修在主编《童话》丛书时,对“小红帽”故事已有所关注。他后来在《神怪小说》(收入《欧美小说丛谈》,商务印书馆,1916年)中又介绍法国女作家杜尔诺哀爵夫人擅长撰著神怪小说,“笔洒珠玑,舌灿莲花”,最受读者欢迎的则有“饿狼化人”(LittleRedRidingHood),从所附英文译名来看,也是《小红帽》的又一个传本。在《神怪小说之著者及其杰作》(收入《欧美小说丛谈》)中,他再次提及这篇作品,改称为《小红帽儿》,并撮译了主要内容,内容与佩罗版大致相同而略有增饰。其中提到人狼路遇小红帽儿,问清其祖母居所后便先行告辞。小红帽儿来到祖母家中,“祖母喜甚,欲留之宿。小红帽儿以未与母言,今不归,将重其倚闾之望,乃坚辞而去,约以他日更至”。待数日后人狼才冒充小红帽儿吞吃掉祖母,随后又吞噬了再次前来的小红帽,在情节敷衍方面更添了一重波折。

  在寻找论点时,要注意什么问题呢?要注意不能把论题(论的是什么)和中心论点(或论点)相混。论题是作者所要议论的问题,论点则是作者对所论述的问题所持的见解和主张(证明什么),这两点是不同的。例如《想和做》就是论题,而不是论点。对想和做这个问题作者的见解是什么呢?做,要靠想来指导;想,要靠做 来证明。想和做是紧密地联结在一起的。这才是这篇议论文的论点,是作者所要证明的。

  因为是做广播,所以我也特别推崇这样的方式,我从小就听小匣子。小时候觉得这里面传出来的声音那么优美,给我那么美好的感受,后来从事这个职业,我也特别希望孩子们能够有时间去接触广播,或者接触一些有声阅读。我常常说我们的睡前故事其实就是孩子们的童话有声书,我们用耳朵在阅读。在我聆听的时候,可能我其他的一些感官就休息了,我可以放松身体的状态。因为收听它是一种伴随,他在收听的时候展开自己的想象力,进入到故事的情节当中去,也培养他的关注力,他会很安静,不会那么浮躁。他不会是等待一个结果,而是在思考一个结果。所以,我认为收听对于孩子的成长,无论是智力上的,还是身体上的,爱护眼睛,我觉得都是非常有益的一种方式。

  本题考查分析论点、论据和论证方法的能力。解答此类题的一般思路:首先,明确议论说理的角度,弄清文章的中心论点是什么,有无分论点,作者的观点倾向是什么,用什么材料来证明观点,文章结构有什么特点,等等。其次,要关注命题人的语言组织方法是摘句法(抓各段的中心句,然后进行压缩)还是合并法(在各层意思都不可缺时,可将各层内容合并起来),或是提炼法(对于没有中心句的段落,要概括各段内容,分析语句间的关系,提炼内容要点)。 C项中文章在论证中以大量篇幅阐述代际公平错,文章在论证中以大量篇幅阐述的是代际权利义务关系;立足未来说法错误,第三段在阐述代际公平时说我们这一代……我们作为……至少从我们当代人……,可见作者的立足点是当代。

  黄金行情分析:行情底部震荡修正,多空焦灼,整体有底部筑底的迹象,只是上涨的动能多少有些不够。只是行情在上周下探回升,近期一直走低位震荡,1235阻力多次反弹不破,打不开上行空间,多空处于僵持状态。而持续的下跌使得黄金多少有些超跌,所以超跌的背后不可能是强势反弹,只会是多空转换修正为主,能从1365跌下来的行情,既然能跌这么深,短期能反弹上去的可能性不大,其次从市场心里来讲,市场所有投资者都希望黄金涨上去,好来个中长线多,但行情不可能能满足大多数投资者的愿望,市场买单才会有新的行情出现。没有只涨不跌,也没有只跌不涨。

  “小红帽”的故事流传久远且屡经嬗变,东京1.5分彩_东京1.5分彩平台_东京1.5分彩计划美国作家凯瑟琳·奥兰丝汀为此专门写了本饶有趣味的《百变小红帽:一则童话中的性、道德及演变》(杨淑智译,三联书店,2013,见上图),围绕着精心设定的十个专题,历数几个世纪以来纷歧多元的传写、改编和再造,从不同角度揭示了其中所折射的社会观念及文化背景。可惜为了讨论的便利,撷取的素材都源自欧美,对其在世界各地的流传衍化尚无暇论及。而实际上,仅以近现代中国为例,在译介这则家喻户晓的童话的过程中,就颇多耐人寻味之处。

  就 2016 一年,就有 15 亿台智能手机被售出,同年统计全世界共有 21 亿智能手机用户,而许多用户拥有不止一款手机,同时他们也将废弃数十亿的手机。曾几何时,电子设备的更新换代是参照其是否「还能用」以及用户的消费水平,而如今,「还能用」早已不再是用户弃旧换新的主要原因了。另一方面,在前智能手机时代,或者说 PC 时代,计算机各个零部件上的各种问题都可以像二手车一样「缝缝补补接着用」,但如今算是某个部件出了问题,维修成本之于整机价格的比例也越来越高,这让用户考虑「不如换新」,更多的情况则是,对于智能手机、平板等设备,往往淘汰它不是因为它哪里出了问题,而是因为它「跑得太慢」。

  在对近三年的新课标进行全面分析之后,我觉得近年来全国卷作文提供的材料比较倾向于故事(或情节性的材料)。在审题时,第一个关键就是考查学生能否准确理解材料含义,在此基础上再来考查学生的提炼和表述能力。而提供的材料则类似于我们平常所讲的“意林”小故事(如2015年的小陈举报老陈、2014年的切割钻石、2014年的游客租屋等等)。这些故事和以前的话题作文比较,最大的特点是开放性大,思维角度广(在之后又出现了“任务驱动型”作文来避免开放性太宽)。而审题中难度最大的,无疑就是在这样一则可以做多向理解的材料中找到一个“全面理解材料”、“不脱离材料本身”(高考作文要求中大多隐藏有此意图)的立意,即所说的“最佳立意”。在此说明一下,对于一则材料的理解,其实立意上没有本质的高低之分。我所定义的“最佳立意”不是指最特别、最新颖、最深刻、最吸引人的“最佳”,而是指“

  但更多技术上的创新,只能说归功于整个行业的推动。比如 2011 年摩托罗拉推出了第一款带指纹传感器的手机 Motorola Atrix,苹果直到 2013 年的 iPhone 5s 采用上指纹传感技术;触摸屏能追溯到 1992 年的 IBM、电容屏则是 2006 年 LG Parda 就用上了,但多点触控电容屏确实是出自初代 iPhone;手机屏幕越来越大也不是苹果引领的趋势,更像是三星在 2011 年发布了 Galaxy Note 系列后,各厂商争相推出大屏手机;双摄像头和三摄像头的初应用分别是 2014 年的 HTC One M8 和 2018 年的华为 P20 Pro;多核 CPU、快速充电、全面屏、OLED、无线充电、LTE 无线传输、NFC 近场通讯……这些技术都没有先被 iPhone 所用。

  随着“小红帽”故事的不断译介,也在很大程度上形成积聚辐射效应,吸引了一批中国作家予以参酌借鉴。有些还仅是撷取其中个别要素,如梅志的童话诗《小红帽脱险记》(作家书屋,1950年),具体情节和“小红帽”故事并无关联,但一开始写道:“一天,/小红帽,/戴着他那鲜红的小红帽,/一蹦一跳,/提着一篮馍馍,/要送给住在山上的外婆。”无疑来源于原来的童话。而有些作家则在参考原作情节线索和人物形象的基础上,另行创作敷演,踵事增华,由此更能看出彼此之间的源流关系。社交媒体上的新新一代「伪装到死」人为本的设计不再完美

上一篇:高考作文:“意林体”材料作文如何找准最佳立
下一篇:高分作文必备的作文素材:5历届高考优秀小标题

主页    |     学校概况    |     校园动态    |     学生发展    |     科学建设    |     招生快讯    |     教师论坛    |     濂溪校区    |     学校风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