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科学建设 >
「问题课程」高三语文 第28讲 现代文阅读
发布日期:2018-08-08

  「问题课程」高三语文 第28讲 现代文阅读趋势不是掐指一算就能定义,行情每一次的波动必有它的原因,看不懂的行情我们不轻易涉足,每一次的进场势必要清楚为何进场,可以要赚多少,亏多少及时止损,目标清晰的人才能在这个市场游刃有余,总有人抱怨行情不好做,却难有人在亏损的时候认真反思总结自己的问题,面对波动的行情,我们只看到利润,又有谁愿意去了解摸索行情带给我们的信息,可清活跃在市场一线,带给大家的不仅仅只是利润,更重要的是让大家根据我的文章,逐步掌握行情,认识市场,给自己的思路打开一扇新窗,可清老师相信,坚持用心做,日久方能见收获。

  泰伦在译完格林版《小红帽》后,又翻译过一篇《红帽女郎与狼》(载1930年《学生杂志》第十七卷第十二期)。讲述老狼原本是“林间的文雅的骑士”,邂逅美丽可爱的小红帽后便立刻坠入情网,“带着青春的憧憬去追逐她”。为此他赶到小红帽祖母家,“那祖母是个聪明的女人。在简短的议价之后,她就把小红帽卖给了狼”。小红帽来到祖母家后,和老狼展开了相互问答。在佩罗版和格林版中暗伏杀机的对话,此刻却变成了“爱人们应有的戏谑”。为了博得小红帽的欢心,老狼心甘情愿地“剪去了他的指甲,修正了他的牙齿,剃光了他的全身”,终于如愿以偿,“带同着小红帽到了公事房”,“在注册官面前结了婚”。然而小红帽婚后并不安宁,为了取悦妻子,老狼“把自己的洞穴、房金和财产通统给她”,直至最终穷困潦倒,身无分文,“只得奋勉地勤苦地用工作来获得一些,那也只刚够替他的妻子和未来的孩子们付给保险公司的费用”。他只能在“痛苦和失望的火焰中”幻想着如何“捉住小红帽而把她大口地吞吃了”,然而残酷的现实却是“小红帽就那样地把狼吃掉了”。译者在附识中提到,“以‘小红帽’做题材来写故事的作者很多,但内容都大同小异,因为它是一个普遍的民间故事。然而这一篇却比众不同,它织入了有趣的恋爱,而且结果是小红帽把狼吃了,是一篇特出的耐人寻味的作品”。尽管主要人物和叙事要素都承袭自传统的“小红帽”故事,但却令人瞠目结舌地演变出了“狼心如水,妾意似铁”的另类结局,完全颠覆了原先的主题。

  从空间维度来看,气候正义涉及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公平享有气候容量的问题,也涉及一国内部不同区域之间公平享有气候容量的问题,因而存在气候变化的国际公平和国内公平问题。公平原则应以满足人的基本需求作为首要目标,每个人都有义务将自己的碳足迹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比如说,鉴于全球排放空间有限,而发达国家已实现工业化,在分配排放空间时,就应首先满足发展中国家在衣食住行和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基本发展需求,同时遏制在满足基本需求之上的奢侈排放。

  小女孩很喜欢和一个男孩玩,现在咱们的小女孩长成了大姑娘,而那个小男孩也成为了一名工匠,金发妹偷拿了卷发哥斧头和他开玩笑,而卷发哥一本正经的和金发妹说你造吗,你和哼唧订婚了,可是金发妹不畏强权不追求名利就想和卷发哥在一起,然后俩人就决定私奔,可是这时候卷发妹的姐姐被狼人袭击了,金发妹悲痛欲绝,一边摇着她姐姐一边喊着露西,众人来到金发妹家吊唁,咱们的男二哼唧也不例外,可是金发妹却不想见哼唧,之后他们决定给女孩子们一些独处的空间。

  二十世纪前期,虽然已经有了西式的学校教育,但当时的语文教育是“双轨”或“复调”的,特别是许多有文化的家庭,主要仍然是采用传统的语文教育方式。传统语文教育大致是这样:前一两年是识字教育;用一年或两年时间,让儿童认识两千左右汉字之后,就开始阅读经典。读的范围,包括儒家经典“五经”及《论语》《孟子》等,到南宋朱熹将《论语》《孟子》与《中庸》《大学》编在一起之后,儿童往往先读《四书》,一般是先读《论语》,再读《中庸》或《大学》,最后读《孟子》。《四书》读完,再读“五经”。

  李佳:新媒体的发展是日新月异的,它确实更加丰富、更加快捷,而且海量的传播,给我们的孩子,还有家长带来了更多的选择,也是一种体验时尚生活的快乐。毋庸置疑,也不是像大家那么焦虑,一定对孩子有什么坏处,但是凡是要有一个度。毕竟孩子在生长发育过程中,作为家长要有一定的约束,不要你不许玩这个,不许听这个,不许看这个,是可以的,但是我们约定一下时间,这样有节制的我觉得还是挺不错的。因为现在有很多新媒体做的非常的细腻,我也非常的喜欢。

  在寻找论点时,要注意什么问题呢?要注意不能把论题(论的是什么)和中心论点(或论点)相混。论题是作者所要议论的问题,论点则是作者对所论述的问题所持的见解和主张(证明什么),这两点是不同的。例如《想和做》就是论题,而不是论点。对想和做这个问题作者的见解是什么呢?做,要靠想来指导;想,要靠做 来证明。想和做是紧密地联结在一起的。这才是这篇议论文的论点,是作者所要证明的。

  第四,中心论点,有两种主要的的表现形式:指示型中心论点和包孕型中心论点。指示型中心论点是指由文章里的一个现成句子来表达的论点,只要我们细心揣摩文意,通过阅读思考,可以从文章中划出这个中心论点的句子来。有一些议论文,无论怎样分析、寻找,也不能从文章中找出可以作为中心论点的现成的句子来,这种融汇在文章之中,要读者自己经过阅读归纳才得出来的中心论点,就叫做包孕型中心论点。这就需要我们在认真阅读文章的基础上,通过领会、提炼、归纳,得出中心论点来。

  黄金本周行情总结及下周预测:本周黄金走势就在一个很小的区间震荡,整周走势就像过山车,周一弱势下跌,本以为行情会照常理出牌,但是市场变化无常,即使在没有基本消息面的影响下,从周二开始行情就开始不按照常理出牌,早盘急跌,欧盘强势反弹,美盘再遇阻下跌,最后震荡整理收尾。接下来的几个交易日,行情走势都是这样毫不讲理的出牌,想必大多数投资者都被这周行情给坑惨了。所以本周总结黄金本周基本处于震荡走势,由于市场对美二季度GDP数据的预期比较乐观,这令金价承压,但市场对该预期已经有所消化,下方仍有一定的逢低买盘,金价需要突破1218-1236的震荡区间才能选择进一步的方向。

  ⑶仅仅留住乡村记忆而不进行呵护,乡村记忆会逐渐失去原有魅力。呵护乡村记忆,使其永葆温度,就要对相关记忆场所做好日常维护工作,为传统技艺传承人延续传统技艺创造条件,保持乡村传统活动的原有品质。比如,对一些乡土景观、农业遗产、传统生产设施与生产方法等有意识地进行整理维护。对于乡村中的集体记忆场所,如村落的祠堂、乡村的入口、议事亭、祭祀场所等,东京1.5分彩_东京1.5分彩平台_东京1.5分彩计划不可因为城镇化就让其全部消亡,而应对这些承载着人的情感和记忆的场所定期维修。既要让当地居民生产生活更为方便,又要让游子在故乡找到依恋感与归属感。

  本题考查分析论点、论据和论证方法的能力。解答此类题的一般思路:首先,明确议论说理的角度,弄清文章的中心论点是什么,有无分论点,作者的观点倾向是什么,用什么材料来证明观点,文章结构有什么特点,等等。其次,要关注命题人的语言组织方法是摘句法(抓各段的中心句,然后进行压缩)还是合并法(在各层意思都不可缺时,可将各层内容合并起来),或是提炼法(对于没有中心句的段落,要概括各段内容,分析语句间的关系,提炼内容要点)。 C项中文章在论证中以大量篇幅阐述代际公平错,文章在论证中以大量篇幅阐述的是代际权利义务关系;立足未来说法错误,第三段在阐述代际公平时说我们这一代……我们作为……至少从我们当代人……,可见作者的立足点是当代。

  现代的都市人越来越疲惫,因为,累了,倦了,也只能不停向前走。因为,在他们的生活中,任何人之间,只是同一个平面上不同的直线,或许有交集,却很难有交流;或许有默许,却很难有默契;或许能留下痕迹,却很难创造奇迹。人们依照既定的规则去做自己的事,却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淡漠。假如人们都只是让自己游离于心之外,让自己按照既有的东西去做事,那么社会将会越来越冷漠,人际将会越来越淡漠。“心”的生活,应当是以理解和信任为根本的。在德拉赫腾小镇上产生的交通无须红绿灯人们却能各行其是的奇迹。

  在王欲进带领团队实地考察后总结发现,观海路路面上总是扫不干净,有杂物,前面扫后面又出现了垃圾。所以,王欲进认为:必须要打破“一人一辆人力三轮车,一把扫帚扫天下”的传统环卫作业模式,强调巡检的重要性,路面垃圾必须在五分钟内处理干净。同时加大机械化作业力度,投入专业的机械车辆和设备,每位保洁员配备一辆电动保洁三轮车,把原来的扫路工变成巡逻保洁员。小红帽在不断地摸索中总结出道路保洁标准化的工作套路“五步工作法”,即:一吹、二打、三扫、四跟、五细。一吹:将人行道板上的杂物用蒸汽吹扫机吹扫到路边,等待扫路车一并清扫。二打:使用高压清洗车,采用高压水流将路面上的沙粒、碎石、杂物等打到路边,待扫路车一并清扫。三扫:在一吹、二打之后,扫路车将路边的垃圾一并清扫干净。四跟:保洁员骑电动保洁车跟踪保洁,随时发现垃圾、杂物随时处理。五细:细节提升,细节包括:路边除黄、路口拐角跟踪巡扫、护栏清刷、果皮桶垃圾清理及清刷、电线杆清刷、野广告清理、人行道板杂草的清理、路面和人行道及站点烟头的巡检清理等等。通过一系列的努力,现在的观海路已经成为烟台市的“标杆路”,也是小红帽的精品之路。所以大家都说,虽然小红帽不是政府的环卫部门,但小红帽环卫的管理一点不比正规军差。

  一是先读私塾,后进学校。如美学家朱光潜先生,童年时在家里接受教育。他的父亲是一位受传统文化深刻影响的私塾先生,朱光潜从六岁到十四岁一直追随父亲学习。十五岁开始去读了小学,读了半年高小,便升上了桐城中学。程千帆在家学习数年之后,也考取南京金陵中学读书。霍松林四岁时,他的父亲即教他背熟了《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识字课本。接着循序渐进,从《论语》开始,熟读群经诸子和历代诗文名篇,并作对联、诗、词、散文。在家中读书直到12岁,他父亲才送他到新阳小学接受现代教育。

  ⑴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是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要求,也戳中了一些地方城镇化的软肋。一些乡村在变为城镇的过程中,虽然面貌焕然一新,但很多曾经让人留恋的东西却荡然无存。人们或多或少有这样的担忧:快速的、大规模的城镇化会不会使乡愁无处安放?要在城镇化进程中留住乡愁,不让乡愁变成乡痛,一个重要措施是要留住、呵护并活化乡村记忆。

  就 2016 一年,就有 15 亿台智能手机被售出,同年统计全世界共有 21 亿智能手机用户,而许多用户拥有不止一款手机,同时他们也将废弃数十亿的手机。曾几何时,电子设备的更新换代是参照其是否「还能用」以及用户的消费水平,而如今,「还能用」早已不再是用户弃旧换新的主要原因了。另一方面,在前智能手机时代,或者说 PC 时代,计算机各个零部件上的各种问题都可以像二手车一样「缝缝补补接着用」,但如今算是某个部件出了问题,维修成本之于整机价格的比例也越来越高,这让用户考虑「不如换新」,更多的情况则是,对于智能手机、平板等设备,往往淘汰它不是因为它哪里出了问题,而是因为它「跑得太慢」。

  ⑷如果说留住和呵护乡村记忆是一种消极型的留住乡愁的话,那么,活化乡村记忆则是一种积极型的留住乡愁。活化乡村记忆,就是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深度挖掘乡村记忆与乡村传统产业,进行精细化、产业化升级,将文人居与产融合在一起,让原来的乡村记忆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充满生机活力。这需要相应的公共设施与之配套,需要发展教育、医疗、商业、娱乐休闲产业等,使乡村记忆在新的时空条件下产生新的凝聚力。

  另一个故事是古代有一个穷人,饿得快死了,有人丢给他一碗饭,说:嗟,来食!(喂,来吃!)饿人拒绝了嗟来的施舍不吃这碗饭,后来就饿死了。不食 嗟来之食这个故事很有名,传说了千百年,也是有积极意义的。那人摆着一副慈善家的面孔,吆喝一声喂,来吃!这个味道是不好受的。吃了这碗饭,第二步怎 样呢?显然,他不会白白施舍,吃他的饭就要替他办事。那位穷人是有骨气的:看你那副脸孔、那个神气,宁可饿死,也不吃你的饭。

  我们常常给孩子讲字词的意思,也就是“解词”。其实,有经验的外国教育家也早就知道,解词教学徒劳无益。俄国的文学家也是教育家的托尔斯泰,自己的经历体会道这一点,他说:我们应该承认,最近两个月来我们不止一次地对此作了实验,每次学生都表现出强烈的厌恶,这证明我们所采取的方法是错误的。通过这些实验我才确信,解释词和词语和言语的意义,是完全不可能的,甚至对天才的教师也是如此,至于平庸的教师所喜爱解释的“好多就是不小的一大群”之类的解释就更是不必说了。解释一个什么词,比如说“印象”这个词,你不是在要解释的词的位置上加进另一个也不懂的词,便是加进一系列像该词一样不明白其联系的词语。

  男人们跑去杀狼后,金发妹去找自己的奶奶哭诉,而奶奶却送给金发妹一个红斗篷,金发妹正式升级成了小红帽,可是村民却出师不利,哼唧的父亲被丑丑的狼杀死了,而小红帽睡觉时听到一声巨响,便去找奶奶,可是奶奶却表现的很不对劲,众人把狼的头砍了下来当做战利品,而哼唧却自责自己没有挺身而出要不然父亲就不会死,小红帽发现自己的妈妈看着哼唧父亲的尸体悲痛欲绝,明白原来妈妈喜欢的竟然是哼唧的爸爸,而妈妈没让露西嫁给哼唧,是因为哼唧和露西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⑵乡村记忆是乡愁的载体,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物质文化的记忆,如日常生活用品、公共活动场所、传统民居建筑等记忆场所;另一方面是非物质文化记忆,如村规民约、传统习俗、传统技艺以及具有地方特色的生产生活模式等。乡村物质文化记忆与非物质文化记忆常常相互融合渗透,构成一个有机整体。这些乡村记忆是人们认知家园空间、乡土历史与传统礼仪的主要载体。在城镇化的过程中留住他们,才能留住乡愁。这实质上是对人的情感的尊重。至于哪些乡村基因真正值得保留,这一方面可以借助一些科学的评价体系进行合理的评估,另一方面可以广泛听取民意,然后进行综合甄选。在新型城镇化建设过程中,需要做好这方面的前期规划。

  佩罗版遭人诟病的另一个地方,就是野狼最终装扮成外婆吞吃了小红帽,读来不免令人毛骨悚然。汉译本对此倒是轻描淡写,如戴望舒译为“于是,说了这句话,这凶狠的狼便扑到小红帽身上,将她吃了”,其余各家译文也大同小异;而时隔数十年,同样根据法文版的一个新译本则作“狡猾的老狼觉得话说到这儿可以止住了,再不动手恐怕会夜长梦多,便露出凶相,大声嚎叫着‘牙长吃起你来更方便’,猛地一翻身,扑到小红帽身上,咔嚓咔嚓几下子就咬碎了这个可怜的小姑娘的骨头,把她也吞到肚子里去了”(董天琦译《佩罗童线年),前后参照比较,可见早期译本刻意做了不少简化,目的想必是要尽可能冲淡血腥恐怖的气氛,实可谓用心良苦。更有甚者,戴望舒去世后,其译本由少年儿童出版社在1955年出过一个新版,编辑者擅作主张做了不少删改。此后由不同出版社改版重印的戴氏译本都萧规曹随,承袭着这个后出的删改版。而其中《小红帽》的结局发生了彻底扭转,完全抛开原作而改为“这凶狠的狼说了这句话,就向小红帽扑去,想把她吃掉。正在这时,跑进来几个樵夫,把狼砍死了”,小红帽居然有惊无险,绝处逢生。究其原委,恐怕是编辑觉得原来的结局令人不寒而栗,并不适合作为儿童读物,遂不得不越俎代庖。

  本题考查考生分析议论类文本的论点的能力。找中心论点,要注意论点在文本中的位置:有的直接出现在文本的开头,开门见山;有的放在文本的结尾,篇末点题,大多以所以总而言之总之归根结底等表示总结性的词语为标志;有的放在文本的中间;有的标题就是全文论点。当然,有少数文本并没有明确表明论点的语句,这就要由读者自己进行概括。本文属于开门见山提出中心论点型。

  陆洛创作的歌舞剧《小红帽》(载1940年《战时教育》第五卷),为了避免让孩子们受到惊吓,同样对情节做了不少修改,例如剧中的狼之所以要在小红帽之前赶到外婆家,并不是想吃人,而是要“抢她的大公鸡,抢她的鸡蛋糕”。最后小红帽在邻居孩子们的帮助下合力围捕恶狼,在舞台说明中特别提到:“这时预伏在台下的小孩就从舞台下喊杀赶上舞台,台上众孩也喊杀包围上来。小红帽站起来用力刺狼。大家拥上去,把狼打死了。”不难想象表演时群情激昂、满场欢腾的场景。在剧本后还附有《小红帽歌曲》,剧作家还身兼词曲作者,为小红帽、狼和群孩等角色度身定制了多首歌曲。这些歌曲穿插在表演中,现场效果必定更为理想。

  从时间维度来看,气候正义涉及当代人与后代之间公平享有气候容量的问题,因而存在代际权利义务关系问题。这一权利义务关系,从消极方面看,体现为当代人如何约束自己的行为来保护地球气候系统,以将同等质量的气候系统交给后代;从积极方面看,体现为当代人为自己及后代设定义务。就代际公平而言,地球上的自然资源在代际分配问题上应实现代际共享,避免生态赤字。因为,地球这个行星上的自然资源包括气候资源,是人类所有成员,包括上一代、这一代和下一代,共同享有和掌管的。我们这一代既是受益人,有权使用并受益于地球,又是受托人,为下一代掌管地球。我们作为地球的受托管理人,对子孙后代负有道德义务。实际上,气候变化公约或协定把长期目标设定为保护气候系统免受人为原因引起的温室气体排放导致的干扰,其目的正是为了保护地球气候系统,这是符合后代利益的。至少从我们当代人已有的科学认识来看,气候正义的本质是为了保护后代的利益,而非为其设定义务。

  Rolston 指出,Norman 提到的「技术应该跟着人走」的隐含前提是人的需求在某种意义上是绝对且纯粹的,不受外力影响的,设计师们应该识别出这种需求,然后设计贴合它甚至赋能于它的产品。但 Rolston 认为,人的需求不是凭空而生,而是多年经验塑造而来,它和技术的发展相辅相成甚至是相互催生。比如 PC 里的很多软件设计都参照了历史上延续至今的办公用品,像文件夹、笔记本、垃圾桶……跳出垂直的科技领域,比如摩托车和引擎,人们把启动摩托车时引擎发出的噪声视作一种「性能良好」的信号,而这绝对不是设计者设计摩托时的本意,反而噪声源于技术的限制,但人们久而久之的把这种反馈化为经验后,它就变成了一种「信号」甚至是「需求」。

  近现代以来文言与白话从针锋相对到并立交融的嬗变过程,也可以借助外国文学翻译这个独特的视角来予以考察。就“小红帽”故事的译介而言,就存在文白异趋、此消彼长的现象。为了符合儿童的阅读习惯,使用明白晓畅的白话来翻译当然最为适宜。孙毓修主编的《童话》丛书就着重标榜“纯用白话文,最便阅看”(商务印书馆宣传语),而实际效果也非常明显。顾均正在《格林故事集序》(载陈骏译《跛老人》卷首)中就指出,“在中国,首先介绍格林故事的是孙毓修先生”,并推崇收录了《红帽儿》的《童话》第一集“为中国第一部语体文儿童读物”。赵景深在《童话学ABC》(世界书局,1929年)第九章《几种重要的童话》中提到:“中国的小孩,看过孙毓修童话的,对于《大拇指》和《红帽儿》一定非常熟悉。”张若谷在《关于我自己(一)》(载1928年2月26日《申报》)中回忆幼年的阅读经历:“在那一切读物中,最使我感到深刻的印象的,是孙毓修修编的童话集,像《大拇指》《三问答》《无猫国》《玻璃鞋》《红帽儿》《小人国》等,这许多美丽故事的一切人物,都是我日思夜梦中的良友好伴。”足见孙氏的白话翻译极为成功,得到了同行、学者和读者的一致好评。

  如:有人问一个补习过两年的学生为什么还来补习,这个学生说我一定要考上大学,否则前途就完了。这个学生考上大学的决心和精神是可嘉的,但考不上大学前途就完了吗?据资料统计,在我国现有就业人员中,具有大学文凭的人不到10%,按该学生的观点,岂不是我国90%的就业人员都前途完了吗?这里作者运用归谬法,引申出90%的就业人员前途完了的荒谬结论,使错误论点不攻自破。

  尽管“小红帽”的故事雏形可以一直追溯到中世纪,但近代以来的记录则最早见于法国作家夏尔·佩罗的《鹅妈妈故事集》,有不少汉译本就是以此为据的。有的译者直接注明作者的法文姓名Perrault,如叶云译《小红帽子》(载1936年《黄钟》第八卷第四期),让人能够一目了然。有些则将其姓名译为汉语,稍事比勘也能明白,葛孚英译《小红帽子》(载1922年《妇女杂志》第八卷第七号),便交待原作为“法国白罗勒作”;胡端译《小红帽子》(载1932年《汇学杂志》第六卷第九期)在最后有一则按语,指出这个故事由“法国童话家加禄贝禄演为法文,这篇译文,是法文译出来的”;而戴望舒翻译的全本《鹅妈妈的故事》(开明书店,1929年,见下图),则将作者署为“沙尔·贝洛尔”,在《序引》中更是要言不烦地介绍了他的生平和创作。

上一篇:刚结婚半月公婆车祸去世大姑姐来要赔偿款和房
下一篇:北二外教授唐晓敏:读这五篇文章教你学好真正

主页    |     学校概况    |     校园动态    |     学生发展    |     科学建设    |     招生快讯    |     教师论坛    |     濂溪校区    |     学校风景    |